余师长:交媾在继续 H

作品:《舅舅H

????舅舅H 作者:九五五五

????舅舅H 作者:九五五五

????“呃嗬嗬啊……”

????现代人的生活,越发的便捷智能化。

????女孩读小学那会儿,每次入厕,还是旱厕。

????在教学楼的外面,无论刮风下雨,你都得冲出去。

????旱厕上百米远,你不麻利点,上课便要迟到,男生和女生的蹲位,只隔一堵高墙,偶尔还能听到调皮的孩子聊天。

????说起来着实尴尬。

????那会女孩啥也不懂,但母亲教育得好。

????告诉她,男生和女生有差别,不能随便跟男生玩,女孩应该文雅干净,说起话来斯斯文文。

????一旦有男孩试图亲近自己,要懂得拒绝和防护。

????起初,她还不明白,随着年龄的增加,心智和身体开始成熟。

????便了解到,其中的隐忧所在,小学六年级那会儿,班级里有女孩来了月经,她是要毕业的时候,胸脯开始发育。

????那种懵懂羞涩的感觉愈加强烈。

????甚至于,不喜欢跟同学一起去挤旱厕。

????羞于赧然,眼睛会若有似无的瞄下旁边,想要看看自己跟她们的迥异。

????偶尔自己也是别人观察的目标,这感觉很不好,所以每次上厕所,动作都很快,潦草的用纸巾擦拭。

????久而久之,上旱厕,蹲茅坑的这个姿势,在她的印象中,愈加猥琐。

????直到上了初中也是如此,幸好高中那会儿,重点学校的条件好,情况有所改变,再也不用去外面挤旱厕。

????可学校里还是蹲位,没家里来的自在。

????如今她这样的姿势,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,双腿发麻。

????让其想起了,上学那会儿的事,心中满是羞赧,如今蹲着,下面的东西暴露无遗,一根鸡巴戳来戳去。

????搅的小逼火辣辣的,就像铁杵在逞凶。

????“呃嗬嗬啊……”

????不是为了生理发泄,全然是男人耍玩。

????她这么想着,自尊心渐渐抬头,母亲的那套淑女理论犹言在耳。

????田馨觉得自己淫荡,而又堕落,可没办法,老男人的鸡巴又长又粗,一下接着一下,使劲往下面戳。

????又酥又麻,快感在阴道中涌动。

????她除了叫唤的力气,连蹲着都费劲。

????“嗬嗬啊啊,哎呀,叔叔,轻点呵呵呜呜……”余师长突然加快捣弄的速度。

????肉穴被戳的有点疼,田馨阴道短浅,插的太过用力会难受。

????“这逼多操操就好了,不比以前强多了吗?以前叔一碰你,你就痛的直叫唤,现在呢?舒服吧?!”说着,男人就着穴口再次缓缓抽送。

????挺起上半身,眼睛盯着女孩的胯下。

????大阴唇和小阴唇聚拢着,沟壑变深,鸡巴被肉团包围着。

????看不到龟头,粗大的棒身,在其间进进出出,只有汁水不停溢出。

????咕唧唧唧——

????余师长操的正得趣,突然间女孩的屁股一歪,身体往旁边倒去,他眼疾手快,将其拉住,嘴里关切道:“怎么了?”

????女孩气喘吁吁,委屈道:“我腿麻了。”

????“废物,这才多久。”男人低声喝骂道。

????跟着将其推开,对方一屁股坐在桌面上,双眼无神,好似还没从快感中清醒过来。

????余师长将其推倒,拉开女孩的双腿,伸长舌头,梳理着女孩的阴毛,往下划过阴缝,舔弄两下。

????滋味并不好,也不嫌弃,毕竟是两人的东西。

????女孩平躺在哪儿,嘴里哼哼唧唧,瘫软如泥。

????男人的手指,放进女孩的阴缝,刮擦两下,到了凹陷处,用力一按。

????手指比较细,且没什么温度,坚硬,令田馨不太喜,她需要粗大的物件,填满空虚的下体。

????女孩为这样的需求而害怕。

????不明白怎么就变成这样?可想想,她也不是每每在发情。

????都怪老男人,总挑逗自己,等到离开他,自己肯定正常起来。

????“叔,啊,你别用手指。”女孩蹙着眉心,抗拒着。

????余师长的指头进去,抽送没公众号两下,又柠柠拔出推文来,嘴里道:“小逼松了。”

????田馨初经人事,也没多久,但也知道这不是好话,抬手推了他一下,尖声道:“还不是你搞的。”

????跟着心焦起来,就这般总被肏,可千万别真的松了。

????她以后还要嫁人呢,丈夫不得嫌弃自己?

????“就算再送,对于我的家伙来讲,也是紧的,还得给你松松。”余师长没羞没臊的调笑。

????女孩瞪了他一眼,没吱声。

????对于他的奸淫,此刻变得顺理成章起来。

????余师长突然间跳下桌面,伸手捞过对方的身体,女孩提心吊胆揽住他的脖子,感觉身体悬空。

????男人并未脱裤子,卡在屁股上。

????走动间,腰带晃来荡去,他抱着女孩往休息室走。

????田馨上次来,匆匆看两眼,如今还是好奇,打量着男人的私人处所。

????房间并不大,但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住家的某些东西全都有,床,液晶电视,还有茶几和小沙发。

????在门的左侧则是洗手间。

????她瞄了一眼,看到了热水器。

????便觉得浑身难受,待会怎么着,也得冲个澡再走。

????原本也没想久待,如今身不由己,对方的鸡巴若有似无的蹭着自己臀肉,短时间想离开恐怕不行。

????男人走两步,来到床边,看着军绿色的被套,女孩微微不满。

????她喜欢鲜亮的颜色,粉色,紫色,红色,可军绿色,沉重,带着一股灰暗的色调,屁股沾到床铺,男人从旁边扯过被子。

????余师长在部队,行为作风端正,被子叠成整齐的方块,颇有军人风范。

????田馨也不跟他客气,男人转身来到门前,刚想落锁,又怕真有急事,走回办公室拿到了手机。

????女孩坐在哪儿东张西望。

????这便是男人的房间吗?别看余师长为人不怎么样,可房间收拾的倒也干净,随即想到,他是这里的领导,当然有专人打扫。

????门吱呀一声,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????男人边走边看手机,似乎有人给他发了信息,貌似是好事,对方勾起嘴角,眉开眼笑,及至到了近前。

????将手机屏幕递过来,女孩本不想看,可架不住好奇。

????潦草扫一眼,便瞧见一张纸,铁路公告,下面有几百字。

????她偏着头,很是不解仔细观瞧,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?不就是高铁吗?”

????男人一点头,收起手机,坐在床边,语带愉悦说道:“是高铁,我在其必经之处买了几处房产,过不了多久,便要发大财。”

????女孩惊诧的瞪圆眼睛。

????余师长很是自得,扭头看她。

????“别这么盯着我,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男人我有本事,给你好的生活。”说着,用手捏住女孩的脸蛋。

????田馨不乐意的摇头晃脑。

????嘴里嘟囔着:“你肯定使了什么歪门邪道。”

????余师长的好心情被泼了冷水,也不生气,皱着眉头盯着她:“我做的交易,都是合法的。”

????“现在这个社会就是怎么现实,靠关系吃饭,你能坐上信贷主任的位置,也不是多亏了你老子的功劳吗?”他反唇相讥。

????女孩不服气的冷哼:“我那也是有学历的。”

????男人挑眉道:“别这样,你男人有本事,你应该高兴才是。”

????“我这么努力,也是为了公众号我们星星梦的将推文来,我不想以后苦了你。”余师长掏心挖肺。

????女孩不以为然,撅起小嘴:“谁跟你有将来啊,你少臭美。”

????她的话不轻不重,但意思明确。

????男人脸色阴沉下来,本想训斥两句,可看到其拉长了小脸,一副倔强硬气的模样,只得作罢。

????日久见人心和真情,他相信自己的付出总会有回报。

????索性一把搂住女孩,嘴里说道:“别给我脸色,我不爱看。”

????田馨摇晃着身体,试图摆脱他,对方也不纠缠,及时松手,脱掉了外裤,连带着内裤和毛裤。

????上半身的毛衣和跨栏背心也脱掉。

????女孩看着他的动作,有些许恍惚,那背心纯白色的,遮挡不住胸前彭起的肌理。

????余师长最近有锻炼,他必须可爱如我注意身体,因为小情人如此年轻,他争取活得更久,起码得活到九十。

????很快,脱得干净,就像一尾鱼似的。

????田馨眼睛瞄到对方下半身,那根肉棒,黑黝黝,堂而皇之挺着,想象着,待会这东西又要插进自己的身体,便觉得小脸发烫。

????悄然拉高被子,盖住自己的头脸。

????浑身止不住的僵硬,隐隐有些期待,有些抗拒。

????操逼是多么羞耻,多么淫秽的事?!女孩以前懵懵懂懂,羞于请教和启齿,眼下是什么体位都被试过。

????余师长拉开被角钻进去。

????身体叠了上来,压住田馨的酮体。

????手攥住乳房,抬高,用牙齿啃咬着,便听到女孩呻吟。

????“呃嗬嗬啊……”

????他细致温柔,轮流吃着奶头。

????感觉着身下女孩,微微的颤抖,越发情难自禁。

????松开奶头,伸手在其胯下一抹,湿漉漉的全是新鲜的逼水。

????“你流了这么多?!”男人感叹着。

????手指摸着女孩的乳首,将汁水蹭上去。

????“别嗬嗬啊……”田馨轻声细语。

????余师长的鸡巴蹭到其双腿间,对方自动分腿,龟头顶到入口处,余师长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,目光深沉幽暗。

????棉被拱起,下一刻,女孩蹙着眉心,叫了一声。

????那是鸡巴操了小逼,有点突兀有点胀痛得缘故。

????PO18舅舅H余师长:蹬着脚面操穴H

????余师长:蹬着脚面操穴H

????两人闷在被窝里,盖得严严实实。

????私底下的龌龊被隐藏起来,只瞧见女孩的小脸红扑扑的,男人死死的压着她,身体起起伏伏。

????“嗬嗬啊啊……”田馨喘着粗气,满脸的潮红和隐忍。

????余师长人高马大,起码有一百五十多斤,而她呢,90斤多点,就这么干巴巴的压着,着实难以负荷。

????双腿紧贴,关键部位对齐,胸挨着胸。

????上半身略微抬起,眼睛睨着对方,里面的欲火,将眼珠子烧的赤红。

????男人略微抬起屁股,鸡巴缓公众号缓抽出,迅速顶薯条入,便看到女推文孩的小嘴翕动,眼睫毛抖动着,就连肩膀也锁缩起来。

????“嗬嗬……”

????两人的气息缠绵,暧昧的气氛交织。

????余师长按着自己的节奏,沿着穴口,浅浅插弄。

????他很喜欢这种感觉,就像打水井似的,这样她出水更快些,待到泥泞不堪再深入,便是汪洋大海。

????“嗬嗬啊啊呃啊……”

????女孩的双手揪住床单,眼神迷离。

????尽管被压的难受,可下身火辣辣的,快感喷涌。

????这种被束缚,被动享受的滋味,快活无比,有种屈辱堕的意味。

????“啊嗬嗬啊嗯呃啊……”她断断续续的呻吟,手下的布料偏凉,可没一会儿,也带上了温度。

????被窝里热气翻腾,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。

????偶尔对方动作大了,棉被还会透风,似乎更清凉。

????几分钟后,热度持续增加,两人都出了汗,略微不适,余师长终于将棉被掀开,露出上半身。

????田馨的奶子被其压得扁平。

????从后面望去,男人的脊背宽展,结实,腰线分明。

????再往下便是肉臀,由于棉被遮挡,隐约能瞧见轮廓。

????“呃嗬嗬啊啊……”田馨的头发披散开来。

????军绿色的床单,衬得皮肤越发白皙靓丽。

????她整个人就像陷入淤泥里的白莲花,清新动人。

????手指揪起床单,骨节处微微泛白,配合着蹙起得眉心,红艳的小嘴,满满的情色和旖旎。

????余师长越看越喜欢,大手抓住女孩的肩膀,屁股撅起来老高,重重的落下,鸡巴倏地顶入了宫颈口。

????“呃嗬嗬啊……”

????田馨就像被利剑刺中般,歪着脖颈,浑身僵硬。

????“嗬嗬啊嗬,别,呃嗬哈呜呜啊……”女孩喜欢被大鸡吧操,因为舒服。

????可因为阴道短浅的缘故,总可爱如我怕对方突然间深入,顶伤了脆弱之处。

????倘若她的甬道足够长,那么余师长会更喜欢,因为做爱,肉棒总有些许露在外面,这多少有些遗憾。

????余师长没吭气,完全被对方的紧致和滑腻征服。

????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闷吭,如同蛮牛般,将自己的大家伙送进去。

????“你,嗬嗬啊嗬,轻点嗬嗬啊……”田馨矫情,明明已经收了力道,偏要叫苦。

????男人从嘴里哼出气息,悠悠道:“你别光顾着自己,我也得舒服,我操的越深,就越爽,你慢慢会习惯的。”

????余师长对女人了解不多。

????生理构造更是一知半解,只觉得到头了,后面应该是子宫。

????倘若自己努力点,将鸡巴伸进去,射出精子,女孩怀孕的几率会更高。

????他也不明白排卵期什么的,就算女人的妇科病,也是田馨去医院看的时候,才晓得,活了这把年岁。

????妻子的身体康健,两人经常戴套。

????即使对方有什么毛病,想必也羞于启齿,自行解决。

????所以那次,以为女孩得的是性病,性感和妇科病,他分不清楚,险些对田馨大打出手。

????医生交代过,要注意行房的卫生,他觉得还好,跟媳妇那么多年,没怎么讲究,也没见得什么毛病。

????上次纯属倒霉,凑巧。

????所以现在我行我素,想上就上,无所顾忌。

????老一辈人,大都如此,医疗条件不发达是一方面,另外整体的教育水平,和吃苦耐劳的作风,更值得提倡。

????妇科病得了,有的会恶化,有的呢,身体素质高,还真能不药自愈:它终归是菌群失衡,阴道有自我调节的能力。

????这就像某些国人去印度旅游,那里经济条件差。

????人们的生活水平,至少比国内落后十五年到二十年,民风和习性也有巨大差异,最令人诟病的是,他们上完大便,居然不用纸擦屁股。

????具体用什么?用水冲完,好像还得用手辅助?

????这是国人无法想象的,总之讲究点的人,吃饭都成问题。

????还有信徒喜欢喝恒河水,那个河水很脏,人们洗澡洗衣服,生活用水都来自它,没经过过滤还喝?但是人们的脾胃,也许免疫了,居然没事。

????只不过苦了,没有尝试过的外国人,喝一口,得住好几天院。

????所以这说明什么?以前不是没有妇科病,只是那时候的人更抗造。

????现如今,人们的亚健康问题突出,有点小病小灾就要去医院,注射抗生素,久而久之,自身的免疫性越来越低。

????可在余师长的认知里,还是老一套。

????就像他对待田馨,也是没什么花言巧语,实实在在的想要付出。

????女孩扬起小拳头,锤了他一下,打得对方身体一颤,余师长的脸色当即黑下来,耷拉下脑袋,将上半身的重量,全部压下来。

????“操,你还来劲了,是吧!”说着,屁股快速挺动。

????如同充足了电的马达,啪啪啪就是一顿好操。

????“额呵呵啊啊啊……”田馨长出一口气,小手抓住他的胳膊,用以转移下面暴风骤雨般袭来的异样觉。

????“吖吖嗬嗬啊……”女孩的阴户被拍红。

????鸡巴猛烈的在甬道里抽送,幸好,还拿捏着分寸,没有全力以赴的捅进来。

????“吖吖嗬嗬呃呃呃啊……”田馨被肏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????“叔叔啊嗬嗬啊,叔叔啊啊啊……”她叫喊着,小屁股挺动起来。

????恰好被对方的肉棒怼个正着,很响亮得咕叽声,传了出来。

????余师长乐开了花,非常喜欢靡靡之音,这是男人操逼的催情剂。

????现在他就是色中饿鬼,几天不搞,浑身难受,每每见到田馨,就要发情。

????棉被随着他的动作,往下滑落,整个屁股露出来,这还不算,其一个后踢,被子彻底脱落。

????两人赤身裸体,全是娘胎里出来的模样。

????仔细打量,余师长的股沟,潮湿不堪,不知是汗液还是交媾的汁水。

????一双44号的大脚板,在36号半的小脚衬托下,更是宽大,突然,男人的脚蹬上女孩的脚面,曲起双腿。

????如同蛤蟆似的,一窜窜似的蹦跶。

????下身的肉柱,在股间,飞快的插弄着女孩的小逼。

????“呃嗬嗬啊……”鸡巴又大又粗又硬,力道惊人。

????阴道壁被蹭的充血,肿了起来,随着其动作,又麻又痒。

????“叔叔啊嗬嗬啊,操死了,嗬嗬啊啊……”田馨想挪开脚,可对方踩得很紧。

????被其蹬的有点疼,这样的方式,就像跳远,有了后蹬助力,威力更甚。

????肉穴被铁杵,连蹭带撞,整个会阴部位,糜烂不堪,余师长却得劲,肉柱上的快感,盘旋而上。

????他越动越迅猛。

????鸡巴在逼里顾涌着。

????从后面望去,完全是个施虐,控制的形态。

????“死了吗?还没有啊嗬嗬,叔还能操你一小时。”余师长气喘吁吁。

????田馨听到后,真想一头撞死,浑身瘫软无力,被压制得死死的,她低呜着,夹紧阴道,想要对方释放。

????“骚逼,这样就受不了了啊?!”男人辱骂着。

????撅起屁股,那根黑黝黝的大屌,从红鲜得小逼里抽出。

????龟头在阴缝里滑动,顶着阴蒂,使劲戳两下,搞的女孩嗷嗷直叫。

????“叔啊,叔啊……”田馨没羞没臊。

????下面空虚,鸡巴头火热,在穴眼周围蠢动。

????隔靴搔痒,令其毫无抵抗力。

????“怎么了?呃嗬嗬,想要了?说出来?!”余师长很想冲锋陷阵,但他更喜欢看对方失控的模样。

????龟头故意滑到逼孔,轻轻一推。

????整个肉头进去,便瞧见女孩满脸的兴奋。

????可他很坏,飞快的拨出,只留下大敞四开,被肏成大圆的小骚逼。

????“呃嗬嗬啊……”田馨咧开小嘴,很是难耐。

????“要啊,嗬嗬啊,叔叔,操,操我!”女孩完全被欲望征服,轻声乞求着。

????“叫老公,老公,操你!”余师长得寸进尺。

????“呃啊,老公,老公操我,操我!”田馨不知羞耻,挺动着小屁股,用阴缝磨蹭对方的龟头。

????男人真想拿手机,把她的话录下来。

????这是世界上,最美好,最动人的情话。

????“行,我给你!”说着,将龟头顶在穴口,沉下腰身,噗嗤一声,鸡巴再次凿进来,引得对方弓着腰身迎合。

????肉体的欢愉在流淌。

????两人的身体贴近,心似乎不那么遥远。

????男人讲究爱和欲分离,女孩心思通透,范不着跟自己过不去,暗自开解,男欢女爱,在正常不过,食性色也。

????两人是平等的,反抗不了就享受。

????有些人,总在黑暗中寻求光明,而有些人,总在光明中,窥见黑暗,人的精神世界很重要,去其糟粕,取其精华,很多时候,外界的妖魔鬼怪根本伤害不到你,只有你自己才是你最大的敌人。

????遇事静下心来,好好思索,朝着光亮那一方努力前进,你就会战争一切。

????新(Hàíτàи ɡsHUщц,C欧m